Mariiianna

擅长的事情是把字给堆砌起来——。
没有文风也不甜滋滋。
什么都写(?

[對刀][Daisho]雙向暗戀

-雙向暗戀-
-1


BIG TROUBLE.

那不是什麼好兆頭,敏郎明白這一點。
他會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挪向別的地方,但每次飄飄蕩蕩總會移回來,然後盯著他身邊的忍者看幾秒,又飛快的把眼神移開。
甚至他說話的時候都不能串成一句,“呃、嗯”諸此之類的語氣詞都變多了不少,但——這僅限於和忍者在一起的時候。薩曼莎嚼著艾奇拋過來的口香糖這麼補充道。
“嘿⋯嘿、那不可能。我對每個人的態度都是一樣的。”
“喔拜託,大東——。”艾奇扶著額,拿出微波爐裡的半杯熱呼的鮮牛奶交到敏郎手上,她指指牛奶又指指自己,單手撐著吧台繼續說道,“你會叮囑我每天喝牛奶嗎?”
“那不可能,你是成年人了艾奇,可⋯”忍者還是個小孩子。敏郎想了想,止住了後半句話。

“我聽見了,這是給我的牛奶嗎?”
因為他聽見了小忍者喘著氣噠噠噠跑過來的聲音,他清楚忍者的雷區在哪,他討厭被當成「如今當下」的小孩子,為此他不止一次的強調過他和那些小屁孩的區別,比如他不會排斥奶製品,會好好的做運動(是在綠洲裡),還會按時的催促敏郎來和他一起完成家庭作業。
“はい⋯!どうぞ。”
敏郎看見小忍者對他笑了一下,然後乖巧的伸出雙手接過馬克杯,後者先是伸出舌頭小心翼翼的試了下溫度,接著薄薄的嘴唇緩慢的貼近杯沿。他仰起脖子時的弧度非常好看,男孩特有的未發育完全的喉結上下滾動著,直到杯子裡的液體完全被他一飲入腹。
對於某些心猿意馬的人來說這個畫面太過頭了。

“大東?大東⋯?”
“敏郎?”

“我在!!啊⋯呃,抱歉。我有點走神。”
“我知道,你這幾天總是這樣。”男孩側過身子,藉著反光的勺面看見了自己臉上的慘狀,他微不可聞的哇了一聲,然後趕緊伸出舌頭舔過唇邊的一圈奶漬,遲疑許久又接著道,“嘿⋯是因為什麼?要和我分享分享嗎?拜託,別把我當小孩子,我也許能給你好的意見。”

⋯HOLYSHIT。

“你現在還是先把昨天但功課做完比較重要。”









其實還沒有寫完但是手機要沒內存了先⋯。存一下下!!
目標是這週之內完成第一章(。)

模。
人物出自卡比丘《温柔豢养》
侵删。

#黑研#




蘋果派香甜的氣息在空氣中瀰漫著。

剛出爐的果然是最好吃的了,研磨心想。然後熟練的運用著刀叉一塊塊分好,不像自己的青梅竹馬,一口咬下去然後大張著嘴巴直呼「好燙好燙」。
研磨沒抬頭,那顆像布丁一樣的腦袋有些興奮的晃來晃去,面無表情但眼裡的星星,似乎都要飛出來了一樣。

蘋果派也不過如此嘛,為什麼研磨對這個那麼執著⋯。

黑尾這樣想也不是沒有道理的,畢竟誰會願意一大清晨放棄會周公來排隊買個,蘋果派。
太誇張了吧這也,兩人到的時候隊伍都排了長龍,研磨小小的咂了下舌,抬頭看一眼黑尾又摸出遊戲機靠在他身上。
時間轉眼就到了中午,在火辣的太陽出現之前兩個人還是順利的買到了蘋果派並且搭上了回家的地鐵,總的來說⋯還算是不錯的一天。

因為研磨看起來很開心。

黑尾看著青梅竹馬像貓咪一樣啃食著蘋果派的樣子,托著下巴不自覺的拉了嘴角,目光裡包含著的情緒不禁讓研磨一抖,然後蘋果派就掉到了桌子上。
像是早就預料到了一樣,研磨小小的「啊」了一聲,刀叉與白盤碰撞的聲音迴盪在屋子裡。
研磨抬頭看了黑尾一眼,從被爐里站起來走到他身旁,然後蹲下身,下巴輕輕蹭了黑尾的臉頰。

「辛苦阿黑了⋯」

後面一句話黑尾沒怎麼聽清,他一把翻過身反手扣住青梅竹馬的手腕,好幾次他都覺得研磨瘦的根本不像個運動員,不過這不礙事,挺好的。

「多謝款待」

[伏八]一輛小破車的預告。


(ABO)(國中有)
新手上路TVT
請指教

能不能看得清呀………。
是一个现代pa。
初次相遇是四年级的亮亮和初一的赵云。
架空。不谈历史。
呃,私设猫系亮亮和犬系温柔云。
有备香瑜乔。
还没写完呢…………………
https://zine.la/article/bda7e010193411e7bf8752540d79d783/

PO一下和我家小祖宗的日常。
我知道我超崩的。

#吏青# 幼年冬青:D



-

夏冬青趴在赵吏腿上,有一搭没一唱的哼着歌儿。

“我能看见了。”

赵吏揉了他几下,然后敷衍的点点头。

“我能看见这个世界了。”

“好好好祖宗。”

“我能看见啦,赵吏。”

“行行行,还不是我给你的。”

夏冬青半捂着嘴,有些兴奋的蹬了蹬腿。

“赵吏,我能看见你了。”

“……好。”

#忘爱症候群#
有太太愿意写这个梗吗?
在空间看到的。

Spideypool!!
谢谢太太愿意提供图呜呜呜呜
特别喜欢QUQ!!!

大早上的短小的小甜饼?

瞎写的。
早安。